| 散文
首页 > 散文 > 爱情散文 > 闲情

闲情

发布时间:2010-10-12 01:52:45 本文已读 0

【zk168.com - 爱情散文】

??从家步行去菜场来回要花上一段时间。菜场里很杂,人多拥挤,不过挤而不乱。那些阿婆们送完孩子上幼儿园,上学,直要等下午放学再去接,因而她们尽可以从容的在菜摊上精挑细选,与摊主一来二去的砍砍价。赶着上班的主妇主男们则没那么轻松,他们多半进菜场前心里就早有打算,一进菜场便直奔主题,眼明手快,买完走人,不过我见过他们与摊主还价,也是不含糊的。??
??那家发廊的彩条灯没转,店门还未开,有点冷清,谁会一大清早的去做头发。一个头发黄黄,松松乱乱的青年正朝着发廊走去,大概是店里的伙计。发廊里伙计的头发一般不大见有黑颜色的,式样且多数是看不太懂的。仿佛不这样便不足以证明专业。??
??街心广场空荡荡的。若是早一些的话,场上是很热闹的,很多晨练的老人,打太极,舞扇子,有教的有学的,多了。现在只有一人一狗正跑着,前面的狗一味的向前跑,主人在后面紧拉着绳,似乎想要控制狗的速度,但显然是力不从心,也被带着小跑起来。街口也有人在遛狗,主人自顾慢慢散步,狗则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忽而短距离冲刺,忽而慢慢溜达,自由得很,没有套绳,显然这位主人是有经验多了。只不知那狗若要耍起性来做出什么举动来,那主人将如何是好。在夏天傍晚,常常有赤着上身垫一草席躺在那儿乘凉的,姿态自如,一如在自家一般。如此免费观瞻,倒是大方,只是观者不一定领情。??
??一个中年妇女推辆自行车从马路对面过来,然后骑上车走了,刚没几步,车钥匙掉地上,那名妇女不知道,有人忙叫住她“哞——,钥匙掉了。”中年妇女转过来接过钥匙,一叠连声的谢谢。??
??晚春的天气,冷暖不定,说热便热了,好在是早晨,这样走着,空气多少清新,人倒也清爽。袋子里的鱼不时跳两下,倘若它有思想,它对自己的存在只是为了最终成为人类的盘中餐,口中食将会作何感想,再若是它会说话,它能对我说什么呢,会让我放了它?亦或……。不知在宇宙的某一个地方是否也有如我们这般的世界,是否也是如我们这样的“人”在这样的生活。或许没有“人”而是另一种物体甚或是机器人。不记得在哪儿看过这样一句,“假如生命是无味的,我不在来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是满足。”无味或是有趣都是取决于我们的心。我们对来到这个世界没有选择权,但既来了,那么不管我们是否喜欢,是否愿意,好好的,高兴的活着吧!也不辜负这一番轮回,谁又知道下一个轮回会是什么呢。??
??“请问,去鬃茁吩趺醋撸俊币桓鲅??q?呐?⒆酉蛭椅事罚?蚨狭宋业暮?悸蚁搿#牐???小区里改选街道主。特意请了腰鼓队助兴,那是清一色的老人,身着对襟仿锦缎衣裤,颜色大红大绿,非常抢眼,且个个精神。后面有人喊我,一转身,是楼下大妈。她显得很高兴,还有点兴奋的样子。
??“去选举了吗?”
??“还没呢”
??“快去吧,选民证我上次发给你了,别忘了拿上……”
??“唉,好,这就去。”??
??一抬头,迎面一辆“全家车”前面站着孩子,后坐上是妈妈(看样子应该是),爸爸坐中间负责操控车。这“车”是指电动车、自行车,而非汽车或是别的新玩意儿。受经济的限制,也是图方便,于是便有一家三口都坐在一辆车上上街的。因而称其为“全家车”。这里暂不去论“全家车”是否违反某些规章。车上三位清一色都在笑,笑的模样也颇相似。也许是正说着一件好笑的事,也许是正说到买了张彩券一旦中奖该如何花,想着说着听着想着那还不笑?不管怎样,这样舒心的笑,这样灿烂的笑,使得我也好似碰上了件高兴的事一样。脑海随即闪出“幸福”两字。其实,假如你在街上,你的视线不是只盯着前方,而左右顾盼张望,应该是不少见那样的笑脸,只因太平常了而被我们“视而不见”。??
??生活就像是白开水,喝到嘴里淡淡的,但,只要我们稍稍回味一下,那淡淡中总有一点淡淡的甜。
≤作者:露水一滴≥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