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
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散文:突然的眼泪

散文:突然的眼泪

发布时间:2010-08-21 23:44:28 本文已读 0

【zk168.com - 经典散文】

??总想让自己的声音与这个季节不同,总想在落叶飘飞时仍然高唱一首歌,我知道我快要不行了,当秋水匆匆的流过,当大雁也不再回头,在水一方的岸边,我磨剑的水已经混浊,血正从手指上滴落,那些从心底里淌出来的血永远都是红色的.
??妈妈总说她老了,她要去了.我追逐南飞的大雁,想要留住些时光,想要把我自己再给与母亲,但我似乎永远也不能回到从前,我永远也不会像儿时那样喜欢母亲,我厌烦她的唠叨,甚至很长时间都不回家,回到家,也没有注意到母亲突然的眼泪.
??突然的眼泪,在她见到我的那一刻.
??母亲问我去了哪里?我说,很远的地方,你是到不了的.
??她说,我担心.
??我说,我很好.我头都没抬,尽管我在城里生活的不如意,甚至还险些被领导开除,我只是不想说,说了也是没用的,我走近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听一首腾格尔的《天堂》.
??歌手抒发的是对于大地的深情,对于故乡的热爱.事实上我也喜欢家乡,家乡的庄稼,家乡的小河,家乡那迷人的落霞,儿时的我总会在傍晚割草时,恋恋不舍的看燃烧的天空,看那静静的湖水,宛如一场旧梦萦绕在我的梦里.纵然我千万次的想回家乡,千万次的呼唤这里,但生命赋予我的志向,使我不能回头,使我必须在城市的高楼间穿梭,我这样的风尘仆仆,风尘仆仆的没有尽头,我终于明白了,城市不欢迎风尘仆仆的人,在城市里静静走着的人才是它的主人,而我永远也是它的过客.
??可我不可避免的留在了城里,僵硬的生活秩序让我变得不再感情用事,紧张的竞争,让我要求自己必须成功,必须!即时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我经常对自己说,你和别人不一样,你是农村来的,你要争气,争气,从骨缝里迸发出生机.
??但我多幼稚啊,天真的纯情,原始的朴素,只会当成别人的笑料,当我走向我的位置,没有人伸出双手.城里人看重的是实惠,看重的是圆滑世故,看重的是背景,我很单纯,没有人抬眼.我为我的呐喊而感到疲劳,我孤独的站在天空下,寂寞的满是如潮的人流,机械的笑容,以及那早已经形成习惯的奉承,在这许多的细节中,我看不到自己,也看不清别人,我们都是孤独的,但却谁也不自知.
??我知道,我一直是紧张的,紧张的不能看春天的花开,紧张的都没有注意到秋天的到来,生活不是因为充实而紧张,而是因为孤独而紧张,在不能产生感情的时候,我便对自己失望了.失望的泪水滚滚而下,冲决我的心口.
??心之岸,就是我的村庄,我的家园,但面对母亲,我却不能拥抱她.她不懂外面的世界已经沧海桑田,她不明白我,我为我的事业已粉身碎骨.她说的很简单:天大不过家.
??可一个人总是呆在家里是没有出息的,纵然我没有什么成绩,而且妈妈总是用她不多的粮食救济我,我还是依然这样说,我丝毫没有看到她的眼泪,突然的眼泪.
??妈妈,我要为你争光的,让所有的人都看着我.我咬着牙,面露凶光说这句话,我的内心充满了对于城市的恨,那种以母亲为借口的理由也变成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欲望.
??一个没有爱的人,当然不会有眼泪.
??母亲还是感觉到我的落魄,我凌乱的头发,茫然的眼神,以及那不修边幅的邋遢,都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她的眼里突然有了泪水.
??盈盈的泪水,让我想起晨露,露珠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就会消亡,但它仍然盼望着太阳升起.母亲说,孩子,我不求你什么,妈已经老了,只要你自己爱护自己.天静,地静,不如心静.静心方能养心,养心方能有爱心啊,儿啊,你明白了吗?
??突然的眼泪涌出眼眶,滴滴落在我所热爱的大地上,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知道我会安静的走在春花秋月中,我会在大雪纷飞的夜晚唱我不倦的爱歌.
(作者:玉痕香凝)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