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
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龚家湾背影

龚家湾背影

发布时间:2016-07-05 14:51:56 本文已读 0

【zk168.com - 情感散文】

龚家湾背影

五溪秋水

辰溪龚家湾,鼎盛之时,有“富有四县钱粮,贵有文人五十”之美誉。龚家湾古村,现存完整古民居12栋,为康熙年间修造。古民居四周为高大风火墙,大门都是整块青石柱青石顶。雕有松竹鹿鹭,寓意福禄寿喜。规划四水归堂,财不外流。二塘二进六间,厢房两间。透窗雕龙画凤,花鸟虫鱼,栩栩如生。现为省级历史文化名村。

今天随同“山水修溪,醉美之旅”,再次来到龚家湾。我清醒的感到,这些精美的古代建筑正在消亡,如不加保护修缮,或许将在时光里坍圮。我们看到湘西最后的原始乡村日渐远去的背影,是一曲在夏日里静静作响的无尽的挽歌。这是沈从文笔下的湘西旧时梦境了!

龚家湾古村,格局依然,风韵犹存,在山水间安卧着陈旧着。村头的古树下的四官庙,但依然维系着乡村最后的一丝神圣与神秘。

春日,村落前田畴里盛开的油菜花,如诗如画,像梵高的向日葵。而夏日的水田中的稻秧,绿油油的在疯长。这是生命的歌唱,也是生命的粮食。而村前蜿蜒而过的修溪,清澈依旧,小桥流水,桂影斑驳。竹筏上戴着蓑衣斗笠的农人,已经成了绝唱。而那些水里嬉戏的白鹅,还渲染着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的诗情画意。那些麻鸭们,也是冷暖自知的水中灵物,唯有水牛浸泡在溪水里,享受这春耕后的悠闲自在。

远处山顶白白的是灵动的庙宇,守护着这片田园沃土。这是乡村恒久的风景,山民灵魂的寄托。那古枫树下的黄荆庵是乡村艺术的精华,供奉人性与神性的庙宇,是龚家湾与罗家湾先人们灵魂皈依之地!

皇帝赐予来自京城的丹桂,飘香了三百余年,依然郁郁葱葱,骄傲了一代一代的龚家后裔。

辰河乡村的疯狂欢愉的色彩。春天是金黄的油菜花,夏日是翠绿的禾叶锦绣,而秋日将是沉甸甸的成熟的金黄。

如今仍能走进,但不能回归当年富贵乡绅残破的大门。阳光射进的长长的小巷子,历史的印迹留在斑驳的墙上。龚家湾古村落,已是美人迟暮!深巷里的人家,守住历史,守着岁月的剥蚀。

破落的大家族,依然是耕读传家,但余梁上犁耙了。坍圮的高墙,仍然已青砖飞檐为背景,历史余韵低回。历史与现实的光影,光阴在门道溜达。即将消亡的历史老屋,精气神已经散淡了,但昔日的荣光,依然从黯淡中,透出恒久不变的美轮美奂。

童年摸爬滚打嬉戏的青石板,已物是人非事事休。时光与岁月的墙壁,坚固而脆弱,永恒而短暂。而穿过古村的石沟渠,引导的山溪活水,滋润了四百年的古村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小径。从高墙之下,汩汩流淌,四百年来,还在悠悠吟唱。

我感慨那屋檐上的一方碧天,只有天空依旧青蓝。烙上曾经繁华富贵的青石门墩与门楣,那是风景里风景,是天地之门,沧桑之门!闭目享受阳光,凝神倾听历史回响摇摇欲坠的高墙飞檐,等待某一天的痛快的坍塌,或者某一天重新恢复年荣华!

残破陈旧街巷,也有瞬间的笑影与青春。平平仄仄,弯弯曲曲的小巷,是古老深邃的记忆通道。“武陵泽长”堂号,阳光旺旺;“初登云路”匾额,家族梦想。残缺的窗棂,半掩的门户。深巷曲径通幽处,看不到先人的影踪。残垣断壁,粉墙斑驳,日影晃眼,心中感慨!

千祥云集,依然破落。唯余八字大门,却不见当年名震一方的算命地理先生,法术与智慧,都已失传,只有一片沧桑!武陵世第,渤海家声,武陵泽长,竹屿别墅,这些精美的门楣,这些敬祖追远的美名,曾经是耕读传家的灵魂!数百年的书生功名,成就了一栋栋工艺精细,气势雄浑的窨子屋豪宅大院。

天光从院落天井里照出,新鲜得耀眼。即将洞穿的古老的墙壁,在丽日下风化坚持守望。荒草在墙头摇曳,摇曳着诗意与苍凉。站在村前小桥流水上,回望梦境般的古老村庄。村落已幻化成黄澄澄的清香扑鼻的油菜花的梦境。祖先的坟茔,安埋在古丹桂树下,坟头的墓碑在油菜花海里沉浮飘荡。这就是乡村的根,这是乡村的魂!

村西无名烈士墓,安卧了六十余年,隐藏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保护区公所的战斗,解放军与湘西土匪的鏖战,这是龚氏家族历史上的一个插曲。

明万历1590年龚氏入辰始祖龚荣贵,携家眷从沅陵蒋家坪迁居辰溪修溪罗公坪,得置瑶民荆、吴、宋三姓基地,遂改名龚家湾。四百年历史风云,龚家从三姓长工,在山脚搭建一个茅棚起家,乃至发展成罗公坪居住唯一大姓氏,其中艰难历程,不亚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草创与兴衰!

而今村落中,只有家族衰败后的龚氏平民。村里八十三岁的扎龙灯民间艺人龚万庭,已垂垂老矣!祖传的手艺,后继无人。他闲坐于墙脚晒太阳,抽纸烟,袅袅青烟,随风而散,打发寂寥的日子。那头发雪白的年近八十的老木匠算是村里的老秀才,民国高小毕业。端坐古宅中堂,气定神闲,写一笔好字,吟诗作对,不让行家里手。村中古宅门楣上,“名震科场”、“翘首望治”、“山河生辉”的楹联,都出自老人之手,表达一个行将老去的乡村文人,对家族,对地方兴旺的期盼与厚望!

如今打开尘封的大门,迎接四面来宾,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或许是龚家湾,走向新生的一个美好开端。县政府保护古村,发展古村观光旅游,已经初见成效!沉醉于古村沧桑与悠久的游客,喜出望外。

龚家湾,一首原始的田园牧歌,一幅自然的鲜活风景!可以供人们细细品味,深深思索,遥遥回望啊!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