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
首页 > 散文 > 心情散文 > 请问您喝茶吗?喝什么茶?

请问您喝茶吗?喝什么茶?

发布时间:2010-10-13 13:26:47 本文已读 0

【zk168.com - 心情散文】

??这是博友给我留字,要我参与讨论的话题。我可以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是的!我喝茶!一天沏三杯。至于喝什么茶,主要以绿茶居多,最爱是“西湖龙井”!偶尔也喝红茶,譬如“祁门红茶”之类的。时常也会买包花茶,譬如“菊花茶,茉莉花茶”一类的,通常红茶与花茶只是客串,我把这样的客串称作为调换口味,最终还是认为任何一款茶类,不能与“西湖龙井”相媲美。它以“色绿、香郁、味甘、形美”之四绝,闻名于世外。而“西湖龙井”茶的特点是:“形状扁平挺直,大小长短匀齐,象一片片兰花瓣,色泽嫩绿或翠绿,鲜艳有光,香气清高鲜爽,滋味甘甜,有新鲜橄榄的回味。冲泡于玻璃杯中,茶叶嫩匀成朵,一旗一枪,交错相映,茶汤清碧,悦目动人”。
??记得我第一次喝上“龙井茶”是在7岁左右。随我爸爸到省城探望我姑奶奶,姑奶奶家地处杭州的“卖鱼桥”一带,姑奶奶家的屋子很大,进入一个院门,里面是一间连一间的房间,粗大的柱子,雕花的木门窗。当姑奶奶将新沏的茶端到我和爸爸面前时,我让这清新的香味所吸引,忍不住张口就喝,不小心烫了舌头。父亲望着我狼狈不堪的样子,笑着对我说,茶不是你这样方式的喝法,你得一小口一小口抿,才能口出其醇味。反正那次在姑奶奶家,由于烫了舌头,只记住了茶香,以及雕梁画栋的豪华房子,至于,吃了什么菜,也因为舌头火辣辣地痛而食不知味。回家后,兄弟姐妹们围着我问到省城玩了什么,我一点也记不得了。
??以后,免不得对妈妈说起姑奶奶家的茶是这般的香。妈妈说我:“傻丫头,姑奶奶是有钱人家,才有这样的好茶招待客人。”后来,杭州表叔结婚,我家与姑妈全家乘兴游玩,由父亲作东,我第一次乘船游西湖;又由姑父作东,去虎跑喝茶。这才懂得:“龙井茶叶虎跑水”沏的茶才是最佳搭配。从此我迷上了喝茶,尽管小时家穷,没有上好的茶叶供我品尝,但劣质的茶叶在我家从不间断,以至于乡亲总爱跑我家来喝茶。当时一般的农户家,不会特意烧开水,总在烧饭时上面放一个蒸架,随后放一个装水的器皿,饭熟后,也不管这水开没开,就当作全家一天所喝的开水了。而我家,爸爸特意关照,别在意柴火的浪费,水一定在烧开,免得受细菌感染,而父亲也可能是受了当军医的小姑妈影响吧。
??我家喝茶用的水,不是河水,也不是井水,而是“天落水”,也就是用缸屯积的雨水。我家屋子的两则,有二个天井,天井的一边是两个上面大、下面小、上面大、高又圆的水缸,另一边是两个上下一样大而圆的缸,老辈称这叫“七石缸”,可能以前是用来装米的吧。江南春天雨水多,所以水缸总是满满的,天晴时,用木盖盖上,免得杂物跌入,沉淀一段时间后,就可以烧开了沏茶。用我隔壁爷爷的话来说:“这水比起虎跑的泉水,一点也不逊色”。也许隔壁爷爷的话,有点夸大的成份在其中,但喝这“天落水”沏的茶,上口时,真的能品咂出一丝甜甜的滋味。
??老房子拆了,水缸也砸烂了,最也没“天落水”可喝了。倒是在商场的茶叶专柜工作,有机会接触更多的好茶,什么:“祁门红茶,黄山毛峰,白毫银针,普洱茶,碧螺春,铁观音,乌龙茶”等等;由于茶商要求我们力推他们的产品,送货时免不得捎带几包作为馈赠。所以,上班时,先用玻璃杯沏一杯茶放在显眼处,既让自己得到了享用,又让营业额直线上升,从中也让我学到了许多的茶知识。记得第一次沏“白毫银针”时,让一根根竖立的叶片所惊奇,可等到了喝时,尽管自认口味还行,总感觉比起“西湖龙井”,香醇上更逊色点。
??“静茶淡雅”这名是我在读了一篇关于茶文化的文章后,刻意记住的四个字。也许是从小喜欢喝茶的缘故,或许是茶叶在玻璃杯中静态的样子令我着迷,也或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人越来越喜欢静处,脑海中就想到用这四个字作网名。有人以为这与我这人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有关,也有人认为这必定是我懂得山水国画。其实这根本属于无稽之谈,我既无深厚的内涵可显摆,也与山水国画绝缘分。唯一的特点就是爱喝茶,且早、中、晚一天三杯茶不能少,以至于出门旅游,什么都可以忘记带,茶叶是万万不能忘带的,甚至到了闻到茶香,迈不开步的境地。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