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
首页 > 散文 > 心情散文 > 爱上哥哥

爱上哥哥

发布时间:2010-10-13 13:28:01 本文已读 0

【zk168.com - 心情散文】

想把这个故事变成一段文字,但是一低下头来,注视着稿纸的眼睛就开始变得模糊,大脑有种麻木的僵硬。我明白,我的大脑在拒绝这个故事的形成。现在被我的意识强迫着,无奈地走向这个故事。因为这个故事太普通,普通得从古至今都不知发生过多少例,很有抄袭的嫌疑,但我还是执拗地想让它形成。
    我认识明明哥的时候,刚刚从背上放下学生书包,换上女孩子们时尚的拎包,明明哥也不是我的亲哥哥。我的爸爸妈妈在一个场面隆重的仪式上郑重地接过他呈上的一份礼品后,他就成了我和姐姐的哥哥,我父母的义子。
    明明哥很讲义气,出门时义不容辞地带上了很让父母头疼的我。虽然那时他的事业正在起步,尽管我什么都不懂,尽管出门时妈妈一再叮嘱我:跟哥哥好好地学习做事,照顾好他的生活,但我对哥哥必竟还是陌生的。走在他身边,我常常有一种让哥哥拎着一个大包袱的感觉,这种感觉总是让我喘息不已。
    哥哥走一段便会停下来,找个借口让我坐一会儿,说女孩子第一次出远门,可能会觉得紧张。可哥哥可哪里会知道。喘息是来自于走路时心灵的压力,而紧张恰恰是在休息时才有的。
    看着他汗岑岑的脸,负罪的内疚感袭上心头,如果没有我,他会走得轻松些。
    在家时,我很少洗衣服,就算洗,也有洗衣机。也许是经常见客户的缘故,哥哥的衣服换得很勤,从内到外,一套衣服没有穿过三天的。有时则一天换一次,因为那衣服上沾上了酒渍。
    作为内疚感的回报,我认真而细致地给他搓洗每一件衣服上的污渍,甚至是他的内裤和他的袜子,这些我为父亲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在家时,我很少参与做饭,可现在我每天都得做,而且要变着各种各样的花样。但是我做的饭菜却常常不符合哥哥的胃口。每每,其他人都吃得碗干碟尽,而他却只是尝了几口。有一次,他实在忍无可忍,就带着我出去开小灶,进门便要了红烧肉和家常豆腐, 也不管我的感受,便狼吞虎咽起来,完全没有了在家吃饭时的挑剔。这顿饭,我嘴里嚼着的是肉,往下咽的,却是眼泪。从小到大,从没有人这样的羞辱过我,第一次使我蒙羞的,竟是我的厨艺。
    人一生的坎坷有许多种,有些坎会使人从此萎靡不振,有些坎坷却能使人励志。现在,如果你来我家作客,我会很自豪地端上两道菜:红烧肉、家常豆腐。因为是哥哥最爱吃的。
    我细心地注意着哥哥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部分,饮食中的每一个细节部分,力求每一点都做得符合他的心意,包括我平时的言谈举止,一改往日的大大咧咧,正襟危坐的姿势宛如古代的淑女。
    但是,哥哥还是沉下了脸:我带你出来是想让你开开眼界,历练一点独自生存的能力,不是让你来做保姆的。
    尽管哥哥的话说得没有错,但我还是流下了眼泪,委屈的泪。出门的女孩只有在外受了委屈才会特别想家。我拨了家里的电话,多么想说,妈妈,我想回家。可听到妈妈关切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我却止住了哽咽,声音潮潮地说:“妈妈,我在外面挺好的,哥哥对我很好”。我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长大了。
    但是听着电话上妈妈跟哥哥谈笑风生地说着家长里短,还是感觉自己象一个被抛弃的婴儿,只能躲在自己的襁褓里哭泣。
    象一片正在享受灿烂阳光的树叶,一下子被风吹落在惊涛骇浪中,自恃什么也不懂的我,跟着哥哥去跑客户,去铺市场。每天象绅士淑女般地出门,却又象孙子一样地周旋在那些手握重权的领导面前。角色的瞬间置换,让我一下子有了生存的危机,滋生了前所未有的责任感。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