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大全 > 高考作文 > 高考话题作文 > “枭将东徙”话题作文优秀习作选

“枭将东徙”话题作文优秀习作选

发布时间:2010-10-17 22:06:53 本文已读 0

【zk168.com - 高考话题作文】

(王贞鹏老师:请先将文稿粘贴在“记事本”,再复制后粘贴在此处,以便编辑排版。)

作文题目:

枭将东徙

    鸺鹠(枭)遇见斑鸠,斑鸠问它:“你要到哪儿去?”鸺鹠说:“我要搬家到东边去。”斑鸠说:“为什么呢?”鸺鹠说:“这乡里的人都讨厌我的叫声。”斑鸠说:“你要能改变自己的叫声就可以了。不能改变你的叫声,即使往东迁移还是会惹人讨厌的。”(刘向《说苑》)       

    这个故事引发你哪些联想?给你什么启迪?请你以故事所蕴含的寓意为话题写一篇作文。自选文体,自拟标题,不少于800字。

优秀习作:

流 水 不 腐

四川省新津中学高2006级14班   余尹洁

    何如地球的方形,孩子们便有了角落藏身;可地球却是圆的,我们不得不面对世界。

——题记

    从不曾静静思索,以为幸福是必然,而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也都是那么理所当然。徘徊在这个世界,寻找着最甜美的红苹果,寻找着被遗忘的金叶子,寻找着心中隐约闪烁的光明。然而同几米一起跌跌撞撞之后,才明白有些事不能强求。人实在是有限的,我所无法改变的有太多,但至少,我可以改变自己。

    明白这之前,我选择过逃避。以为世人都在排斥自己,于是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如同弃婴一般,自生自灭;如同山野的百合,孤独地绽放,又孤独地枯萎。然而角落不曾有过,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隐藏。虽然希望,却从不敢质问耶和华:这就是生活。因为自己是多么恐惧

    那瞬间坍塌的天堂会令我窒息。无可奈何地度过这漫长的迷离岁月,思索着,或许打一开始就不应逃避,而是选择改变。难道,错的人是我?

    看到尼采的一段话:固执是一种内脏的疾病。我以绝对平和地心境写道:我无法像海子那样坚定,只好苟活至现在,不过既然活着,也就不能苟且地活着。放下笔,我想,黑暗,我穿过了。“我用一只眼睛观察这个世界,用另一只眼睛审视自己。”学着这位意大利画家的模样,抱着“吾日三省吾身”的态度,同书中的世界对话,月夜很短,那个世界很大。

    流水不腐,似乎改变亦能让人生更加美好,或许到最后,我们仍改变不了世事,然而人生的意义在于所努力的方向,而不是所处的位置。既然人生不过是从上苍手中借来的一段岁月,又何必拘泥于史书,何妨别出心裁地立块无字碑,然后漫步于世界。

    威斯敏斯特教堂后刻有一位主教的墓志铭:起初,我想改变这个国家。可是到了垂暮之年仍无所获,于是想改变我的家人,可他们根本不理会我的教诲。直至将亡,我才发现,如果从一开始,我先学会改变自己,或许就能改变家人,进而改变国家,再后来,谁知道,说不定世界也能因我而改变。

四川省新津中学高2006级14班   蒋友敏

    本无天籁之声,易则旷世奇贤。

——题记

    心跳乱了节奏,云舞九天,天色变,心归于一,则我“易”了心中的情感,那天地也为我变色。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在人们看来本质的东西确是难改,不过本质上的过错也有由于客观原因造成。古之“易”,今之谓曰:“改变变通”。一个人如果犯了错误,认为客观原因占主导,但是否看见自己本身的错误呢?

    在我们漫步在那历史的森林中时,随处可见古代文人墨客有惊世才华却不得志,那是因为他们高洁的本身不适合俗世凡尘。这乃是“易”的另一种,他们也在“易”,可他们易的是凡尘俗世的庸俗。

    材料中的枭本来声音不适合唱歌,不被世人所接受,那是因为它本身的粗俗让世人所不爱。所以它应该易其声,则其为贤。古有伟大之人李太白不易自己豪放俊逸的风格而不被世人看重;只有孤月赏他的旷世奇才;再有苏轼三谪之后,更有他“易”其当时之世的想法,这更加体现了他“易”世之雄心。他用他高洁的节操来感染世人,世人却不为他所“易”,这就属世人心中污浊之深,以致不能“易”其心志。古代中也频见惊世之人归隐深山。故有陶潜不能“易”其心中爱菊之高洁,而自己却又不能“易”世人之浊污之心,所以他踏着“易”世的失落,寻找到了那一片属于他自己清心寡欲的天空。所以陶潜属于那种在污浊之中寻找到高洁的隐者。

    心中的天空是随心而易的,要不然不会有俞伯牙之难懂的琴声。不管你面对多好的外界环境,如果心中的环境一片狼藉,那么天上的每一种色彩将成为灰色。

    本无天籁之声,易则旷世奇贤,说的是应该让自己随时处于变通之中,随时有改变错误的思想,就会成为旷世无双的奇才。如果心中的烟云笼罩,则要“易”心成阳光明媚的天空,如果天空中有乌云阴霾,那则要“易”心于碧海蓝天之下,总之“易”时海阔天空。

    心归于自然的色彩,如果抱怨没有明月的夜空,你将失去满天闪烁的群星,易之则成为众星拱月之势;人处于形色的世界,易则成为旷世奇贤,再易则……

    天色变,我心易。

唱 响 生 命?

四川省新津中学高2006级14班   杜冬梅?

    厉风驶过,徒留一地闲花。碎后的弥留之香仍骄傲得我行我素,飘乎地让我沉醉于历史。

    骄傲的屈原,优雅的仕人,以自己高洁的品质屹立在巅峰。他的美人,他的美好理想都未随他华美的诗篇而为他折腰。世人嘲笑,多了一位痴人。他惟仰天长啸,岂知高洁的名质是不容许污浊的尘世而扭曲。于是,疾飞撩动的衣襟将他置之高处,他自置的高处用自己一身的才华来保护。弯曲历史终将证明为了所谓的生存而改变自己高洁的品质是错误。他依旧是自我,那个时代真正的自我。

    浮华的仕途令多少才人为他而改变。可命运总造就了“竹林七贤”,他们以竹一般的清雅,淡定着人生。阮籍、嵇康,在人烟稀少的地方筑着自己的世界。一位优雅的隐士,不畏世俗的仕途,骄傲着自己的琴音。那些清雅的花随着他的思想、他的才情抑或是他的琴音而漫舞。躲着世俗的眼光,坚持着本来的自我。我悄悄地,似乎听到了那弥留在山涧的琴音。那是何等的桀骜不驯,洒脱中略带的狂傲挥洒着自己匆匆的人生。可是,他死了,死于世俗,可是我明明看见他嘴角扬起的一抹残笑。他赢了,他以文人独特的方式战胜了世俗。不屈于世俗,仍是我——骄傲的嵇康。

    潺潺的历史长流,洗涤着多少文人武士,已记不清老子是否仍然活着。但他集气于一身,逍遥的步子仍弥留在世间。颓废的周室并未让他折腰,他悄然的隐去,弥留之音仍响彻古今。

    或许片刻的改变可以安度一生,但疏不知这轻微的一转变已使自己变得平常无异,这长长的历史之卷少了自己的立足之地。何必为了一时的贪图安逸而改变自己高洁的生命方式,也许坚持初衷才是奏响整个时代的华章。

    南唐后主李煜向命运折服了,只得一杯毒酒而死在阁楼中。徒留一篇篇忧愁的文字来祭奠他的精神,他的国度。

    昔日的风景,仍历历在目,滚烫的大地树着一代代才人。可不济的命运仍在考验着每一个人。何不攫一片藤叶,留有余香,驾着自己的生命之车,管他世俗与嘲笑,或许千年以后你会找到那驶向自己的历史华章。

低头,看自己

四川省新津中学高2006级16班喻 颐?

    当你在追求理想的道路上受挫时,可曾记否?低头,看自己。

    当你无奈于压力,停滞在路途中时,可曾悔否?或许该,低头,看自己。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柳屯田在仕途上受挫,且去填词。他也曾苦思冥想,分析世态,而又无奈于沧桑。

    一世英明,竟只得出一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他的故事,只化为青楼歌妓的浅斟低唱,口传到井水边的百姓故事。

    柳屯田,你可曾想过:低头,看自己?若能审视自己,改变自己,或许今天你的名字会熠熠生光。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在大宋的歌舞升平中,李后主怯懦了。整日哀叹:“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尽管他的词赋美得冷艳,美得凄凉,但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更贵为君主的人,为何不能更坚强?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如此消极的话,不该出于男儿之口。

    倘若李后主能更清楚地看清自己,或许他的词赋会更出色。

    看清自己,无论身份地位,无论追求的是什么,自己,才会心安理得。淮南皓月冷千山。

    清空冷艳的白石道人怡然自得。纵使芳莲坠粉,疏桐吹绿,亦能与友人归来后,翠尊双饮,下了珠帘,玲珑闲看月。

    坐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

    漫步于林间的王摩诘看着自己的影子,悠然自在。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总是在空旷无人的自然里,他与影子为伴,快乐着。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情。

    仕途受挫的东坡先生,不同于怨天尤人的文人们,他感受到了自己的灵魂,让后人惊叹。

    赤壁那一轮高山月晓,照亮了一个吟唱抒怀的游子。看清自己,一个华丽的转身,笑看千古风流人物,一尊还酹江月。

    ……

    太多太多。

    追逐时,低头,看自己。

    迷惘时,低头,看自己。

    很多问题,可能在一瞬间,豁然开朗。

归 去 来 兮

四川省新津中学 高2006级7班  晏 慧

    岁月厚重的风沙遮盖住了历史,千年前古人的痕迹却未从此匿迹人间,从那些发黄变脆的古诗书中,古人们的面容隐隐约约,依稀可辨。在《桃花源记》的书中,晋陶渊明蜕去了千年历史的风尘,从字里行间向我们迈步走来……

    他本是一介父母官,因看透官场的尔虞我诈,污浊腐败而愤然脱去一身官服,“不为五斗米折腰”。一心想着归隐,做一个深居山林的隐士。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带着满身的疲惫,迫不及待地迁居到了山林,简陋的木屋,一方荒田从此成为了生活的全部。从此后的每日,当东方刚露出微熹的光亮,他就早早起床,打理那些长满了荒草的院落、田地,到了晚上,才扛着锄头,踏着夜晚的寒露回到家中,来不及歇息,拿起笔墨就写下自己一天的生活体验。“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大概就是这样的生活吧。有时来了兴致,还会到山中去采摘菊花,忽然一下子的抬头,就看见了那远处的山,一边赏菊,一边怡然自得地观看那远山也不失为一种惬意的生活啊!他悠然地自语道:这大概就是隐士的生活吧。

    又一个清朗明丽的天气,他打理好木屋,腰间系上一个酒壶,高高兴兴地出了门,就那样随意在山中溜达,兴致来了,还会拧开酒壶小酌一口美酒。不觉走到深山中的一座小寺庙中来,他倍感新奇:竟然还有寺庙藏身于这深山中!寺中走出一位老僧人:“施主从何而来?”对曰:“来自俗世!”“至何处去?”他想了想,答道:“来此,就无回返之意!那污浊的俗世,我实难同流合污。不回也罢!”那老僧听后微微一笑:“施主可曾听说‘枭将东徙’的典故?”陶潜疑惑地点点头。“道理是一样的。环境并不能改变一个人,也不会适应一个人,反之,是人要改变自己却不去苟同环境,即使身处污浊也是出淤泥而不染。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只要你的心改变一种看法,有所包容,看到的自然会是另一番景象。”陶潜沉思半晌,恍然大悟。“高僧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我明白了,要做一个真正的隐者,不是归隐山林,与世隔绝,真正的隐士是隐心,即使身处闹市心仍如湖水一般澄静。”老僧微微颔首:“该回去了。”

    陶潜又酌了一口美酒,欣然道:“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归去来兮!


 

下页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页